w88win手机版登录曾为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编舞

克勒姆·坎(Akram Khan)的最新剧目《Xenos》是他舞者生涯中最后的完整长度独舞。在这场表演里,他把普罗米修斯神话和一名患有战争后遗症的前英属殖民地士兵的故事结合在了一起。

克勒姆·坎在雅典表演《Xenos》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克勒姆·坎在雅典表演《Xenos》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有句非洲谚语说道:狮子不开口,猎人逞威风。历史总是由胜者书写的。世界历史主要是由西方人写就,有的故事一直不为人知。比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有成千上万来自英属殖民地的士兵为英国而战。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讲述的是一名英属印度士兵的故事,它的灵感来源于用泥土塑造了人类的普罗米修斯。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普罗米修斯早有先见之明,他知道人类注定会自我毁灭。即便如此,他仍对人类充满希望,并为人类盗来火种,以期造福人类。我希望把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与我们的曾祖父母亲历过的那场战争关联起来,把这个神话故事从一名士兵的角度讲出来。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在我的作品里,我需要这样一个人物——我需要能与他有所联系,他也要能与我有所联系。因此,我们决定把这名来自殖民地的士兵设定成一名舞者,他被迫在欧洲的某处战场上服役。这部作品中的大部分情节都在战场上展开,至少在抽象意义上是这样。

我和编剧Ruth Little、剧作家Jordan Tannahill展开了合作。Jordan Tannahill告诉我,台词越少越好。在亚洲文化中,内涵的表达借助的是行为动作而非言语。英国的戏剧基本上都以台词为主,不过这种状况如今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Xenos》排练摄影:Tristram Kenton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我们三人一致同意把这个故事用肢体语言讲出来,而不是台词。

舞台设计师Mirella Weingarten也是一个很棒的同事,她为我们创作了大量的内容,且十分热衷于此。她说道:“你得和那些舞台元素纠缠一番了。”我说道,最纠缠我的元素就是我的年龄!我这是在和时间做斗争。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Xenos》中,我还和Michael Hulls展开了合作。他负责一切舞台灯光,为舞蹈营造出了一种独特的美。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和Michael Hulls共事时,我谈论的更多是灯光,而他谈论的更多是舞蹈。最后,我对灯光的意见大概被他采纳了1%,而他对舞蹈的意见大概也被我采纳了1%。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是我的最后一部完整长度独舞。我本想重拾印度古典式舞蹈,那是我的起点。印度的音乐家们会在观众入场时进行演唱,开场的一幕就像是一场小型古典音乐会。

我每创作一部作品都要花上3年时间。第一年主要是在孕育灵感,邀请合作者。第二年则要与合作者定期碰头,商讨主题,收集大量的图片、诗歌、文字和历史资料。

第三年时我们把一切付诸行动:先在工作室里花上两到四个月,然后再在剧院里花上数周。这次,我们在舞台上花了六周——先是在英国汉普郡的著名地标Grange,然后是雅典。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Xenos》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2月,我们在雅典首次表演了《Xenos》。演出一直在发生变化,但如今这种变化发生在表演的过程中,而不是在工作室里。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上台前,我通常要在梳妆间里花上两个半小时。在这期间,我会冥想。对我而言,这差不多就是在睡觉,这样做是为了镇定我的头脑与身体。然后,我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热身——还是冥想。在表演开始前的十分钟里,我总是会想:我该说些什么来取消这场演出呢?我感到很害怕。一旦登台之后,我就又好了。这都是从走出梳妆间道登台的那个过程在作祟——在这段路程里,我的脑袋里堪称上演了一整场古希腊大戏。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雅典进行的《Xenos》演出剧照摄影:Jean Louis Fernandez

在《Xenos》的表演接近尾声时,我的身上会沾满粘土,而整个舞台上也会遍布着泥巴。这最后一幕讲的是重生。这种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终将毁灭,这种只顾掠夺地球而全无回馈的生活方式会带领我们走向灭亡。作为一个物种、一个文明,我们必须开启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

翻译:王宁远

相关文章